Daily Archives: 2017/05/11

所以投票只可透過網上進行芒果凍

關心社會的年輕人非主流芒果凍 在2014年8月的特首選舉民間公投裏,八千多人冒着政府打壓,參與網上投票表達支持普選特首以及反對崔世安連任。因民間公投的實體票站被當局打壓致無法運作,所以投票只可透過網上進行,基於技術數據,推算出當時參與民間公投的大多為八、九十後的年輕人。立場上,澳門年輕人應該不會否定要爭取更多的政治權利及自由,但是,其重要性是否足夠促使年輕人走出來付出、爭取,是另一個問題。 澳門在過去三十多年都有年輕人參與公共事務,只是人數、積極性及持續性遠未如香港水平。例如,澳門民主派政團「新澳門學社」在1992年成立時,有一班年輕的知識分子參與工作,並成功將代表送入立法會。可惜,據學社資深成員憶述,在九十年代多位學社的年輕骨幹成員都被公務員體制吸收了並逐漸淡出公共事務後,剩下兩位議員在2000年代「單打獨鬥」作監察政府的主力。至2010年始再出現有澳門年輕人主導社會行動、政策倡議的現象。 概括來說,在澳門會主動關心社會、政府政策的年輕人,並非社會主流。在澳門成長的八、九十後青年,被父母期望、自身亦嚮往進入政府,以追求安穩、高薪為生涯目標之一。在澳門賭業一開放後,澳門經濟高速增長,澳門年輕人剛好遇上大量向上流動的機會,這與香港年輕人的情況剛好相反。芒果凍雖然澳門樓價大幅飆升,但買樓結婚生仔總算比香港容易。

Posted in 借款, 汽車借款 | Leave a comment

居民就面露喜悅地結束行動芒果凍

以「善豐花園事件」為例,在2014年4月,芒果凍被迫遷出危樓年半的居民佔領了大廈前的馬路,以「今日吾家,明日誰家」的口號,提出澳門的法律在此個案中無法保障小業主的問題,從制度角度切入冀盼公眾諒解佔領行動。但現實是,在佔領發生後,有「同鄉會」公開表示會墊支重建費用,並呼籲居民「不要再叫『崔世安落台』」,居民就面露喜悅地結束行動。至於追究危樓責任誰屬的問題,究竟是原大廈建築商還是旁邊新地盤的責任?制度應如何完善?就好像沒有人再關注了。 香港的中聯辦是港人常去抗議中國政府干預香港內部事務的地點,而澳門中聯辦也是個熱門的請願地點,不過,絕大多數在澳門中聯辦外的請願,都是請求中國中央政府插手解決澳門的問題。當澳門居民不滿澳門特區政府處理方式時,就去信或親自到中聯辦請「中央出手」。 以「海一居事件」為例,澳門政府收回一幅逾期發展土地,買了在該幅地上興建的樓宇樓花的居民,當向澳門政府請願無果時,並不期望本地司法訴訟會提供最終解決方法,不久就向澳門中聯辦請願,請「中央打救」。 雖然澳門人似乎並不期望依靠確立的制度,自行管理澳門,而是當遇到問題時,希望有力人士出手,但是在年輕一代中,可能會有稍為不同的看法芒果凍。

Posted in 支票借款, 汽車借款 | Leave a comment

不是靠出色的計劃書芒果凍

結果是芒果凍,澳門人一方面可算是接受「中國人」身份,另一方面又不抗拒葡國護照。但在年輕世代,近年隨着關於「中國人」在國際新聞上負面形象增多,有年輕人排斥中國身份,或至少要強調與「中國大陸人」身份有明顯區隔,並且開始探索「澳門人」的身份含義。但大體上,澳門人對地域、身份的態度相對比香港人開放。 「社團社會」活躍、「請求中央」常見 澳門是個「社團社會」,澳門註冊社團約有六千多個,但這些社團的活動不能與「公民社會」混淆。澳門絕大部分社團並非為充實公民的公共生活為目標,而是積極於向政府爭取資源舉辦聯誼、外訪等活動。因此,當有政治需要時,這些社團就容易成為政府、親建制組織動員的工具。而建制社團又同時有社會服務提供者、辦學團體等身份,由公帑所支持的社區活動及政治動員之間的界線可以十分模糊。澳門社團要從政府獲取更多資源,不是靠出色的計劃書或過去的工作經驗,而是靠與權貴的關係。 澳門是個「識人好過識字」的社會,小城裏的人際關際非常密切。習慣上,當澳門人有重要訴求時,並不優先信芒果凍任制度,而是先想透過人際關係解決,例如透過「搭關係」與官員溝通或查詢,又或者,向社團求助希望有力人士幫手出頭。

Posted in 汽車借款, 票貼 | Leave a comment

歷史可能會改寫芒果凍

另一方面,查看有份參與《聯合聲明》談判人士的訪問紀錄芒果凍,當年葡國亦有擔心過澳門人前住葡國「搶福利」的問題,但他們的結論是,澳門人口不多,估計不會對葡國造成壓力。而在1980年代的時空,中國亦可能只將葡籍視為在歐洲西面窮小國的居留權,沒有預視到後來歐洲一體化發展隨之以來歐盟公民身份及自由遷移權的確立,所以中國放手讓澳門人擁有完整的葡籍。若果當時中國政府預知葡籍潛在歐洲居留、工作權方面的價值,歷史可能會改寫。 根據葡國駐澳門領事館數字,在澳門生活擁有葡籍者約為十六萬(即約四份一澳門居民)。有小部分澳人持葡國護照到歐洲(尤其英國)享受本地生條件入讀中學及大學。話雖如此,大部分擁有葡籍的華人都不諳葡文,葡國護照對澳門人來說,主要價值是旅遊時的「方便旗」。但我觀察,擁有完整的葡國公民身份的澳門人,沒有香港 BNO 持有人對英國類同級數的「歸屬感」。 港英政府在六七暴動後芒果凍,宣傳為以香港為家,主動建構「香港人」身份。但澳葡政府在「一二.三事件」(發生在香港六七暴動前半年)輸了給親中共陣營,自此澳門民間社會由親中共的力量掌控,在澳門教育及社會各層面灌輸「中國人」身份。

Posted in 當舖, 票貼 | Leave a comment

芒果凍澳門有超過一半人口為移民

澳門人生活是外向型的,芒果凍我們並不強求或期望在澳門內滿足一切所需。或者,換句話講,澳門人排斥外來文化、語言及生活模式的程度,會比香港人低。 開放的身份認同 澳門居民人口接近香港元朗區人口(約六十萬人),而面積(約三十平方公里)則約為半個香港荃灣區。澳門有超過一半人口為移民(不在澳門出生),可以說在我們這一代年輕人(在澳門出生的八、九十後)才開始萌生「根在澳門」的概念。 在移交殖民地政權予中國時,葡國政府與英國政府對國籍處理的方法極不一樣。英國吸收了二戰後殖民地/英聯邦國家大量移民湧入英國本土的經驗,已預先立法避免香港人自動獲得居英權。 相反,在中葡關係非常友好的歷史背景下,在《中葡聯合聲明》及澳門《基本法》裏,都明文對葡萄牙人後裔在澳門利益、習俗作出保護,而澳門永久居民定義亦明文提及葡萄牙人(基本法第24條),這兩點在香港版本的《聯合聲明》和《基本法》中是沒有的。我推測,因為在1999年之後,在澳門出生的葡人後裔若父母雙方均不是中國公民,將會有澳門居留權但無資格領取澳門特區護照(因須擁有「中國籍」),所以葡國政府保留了已給予澳門人的葡籍,芒果凍且可讓後代承繼。

Posted in 借款, 支票借款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