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017/05/05

中國的自由派全都不能倖免鳳梨酥

在自由派與施派對峙的過程中鳳梨酥,「政治」一詞已經有點被妖魔化了。韋伯、施米特和阿倫特都強調過「政治的獨立性」,我們不必盯着施米特的「敵我之分」。何況施米特對自由主義的某些批評是對的,自由派確實不十分重視「政治」: 自由主義哲學家在論證理想的政制時,更多是訴諸形上學預設、道德證成與法理分析;作為自由主義在社會上的代表的中產階級,只希望政府做好「守夜人」的工作,好讓他們安心賺錢或沉浸在自己的私人生活;即使在有代議機構的國家,議會政治也常常淪為技術性的協商,和公務員系統一樣變成「官僚主義」的一部分(韋伯)。 自由主義者為何失敗? 不客氣地說,這些問題,中國的自由派全都不能倖免。 倘若我們需要借鑒歷史,有兩個國家的自由派的失敗值得我們考慮。在《論俄國憲政民主的處境》與《新政治秩序下之德國國會與政治》兩篇文章中,馬克斯•韋伯對俄國自由派和德國自由派的處境與未來都進行了深刻分析。綜合他的文章和史料,俄國自由派(立憲民主派)失敗的主觀原因主要有幾個方面: 第一,迷信經濟上的發展會帶來政治上的自由民主,但事實恰好相反,經濟的增長帶來的經常是「自由的喪失」; 第二,對「上層改革」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以至於在1905年,沙皇發布了「十月詔書」,宣布實行君主立憲後,俄國自由派紛紛舉手歡呼,背叛革命; 第三,缺少對國內其他階級的處境與「階級性」的清醒認識,尤其沒有解決好農民的問題。結果就是,不僅杜馬(俄國國會)沒能在沙皇時代掌握國家的真正權力,而且在1917年二月革命後,作為臨時政府的杜馬由於缺少政治經驗而更換頻繁,最終被列寧的布爾什維克黨輕易推翻鳳梨酥。

Posted in 借款, 汽車借款 | Leave a comment

如何讓國家保障公民的平等自由鳳梨酥

麻煩的地方恰在於鳳梨酥,左翼自由主義內部都無法就「當下最重要的政治哲學問題是什麼?」達成共識。如果說現實的處境為左翼自由主義鋪好一些道路,那左翼自由主義自身理念的障礙將阻止它獲取現實的這些優勢。 所以目前的情況是,即使有一些現成的「共享的政治價值」(比如各種「人權」和憲法所規定的公民權利)來作為公共討論的理論材料,這些理論材料是否有足夠的公共權威,能支持我們走到哪一步,我們都不清楚。這意味着,不僅羅爾斯的「整全自由主義進路(訴諸一種康徳式的「人」的概念)」在中國行不通,「政治自由主義進路(訴諸政治共同體共享的政治價值)」也一樣寸步難行,或者說,我們必須作出更多的事情來保證「政治自由主義」更加地「政治」。 左翼自由主義如何提煉最重要的政治哲學問題,是施特勞斯的「哲學與城邦之衝突」的當下呈現。如果我們依舊認為,「如何讓國家保障公民的平等自由、公平的機會平等,以及社會最低收入?」才是最重要的,那左翼自由主義將會在消化西洋理論的過程中埋葬自己在中國的前途。 在我看來——也許有點偏頗——左翼自由主義版本的「當下中國最重要的政治哲學問題」應該是:在一個原子化的時代,面對逆現代化的潮流和准極權的體制,如何構建一個政治共同體鳳梨酥?

Posted in 借款, 當舖 | Leave a comment

中國的「共享的政治價值」有多少鳳梨酥

中國最重要的政治問題是什麼? 施米特對自由主義的某些批評是對的鳳梨酥,自由派確實不十分重視「政治」。 首先,按照羅爾斯的說法,公共理性的內容包括兩部分,第一個部分是政治共同體共享的政治價值,第二個部分是「探究指南(guideline of inquiry)」,即一些基本的推理原則與證據規則。 不須細說,中國的「共享的政治價值」有多少,十分值得懷疑,即使十八大提出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裏包括了「民主、自由、平等、法治」,我們也知道,它們的內涵和作為「普世價值」的「民主、自由、平等、法治」甚少一致,更不用說大部分文化保守主義者並不認同這些價值。 其次,強調「公共理性」不意味着,左翼自由主義必然相信只要所有派別坐下來,討論出一個共識(我很懷疑這個可能性),中國當下最重要的政治哲學問題就會有一個答案。 事實上,對於每一個的政治哲學派別來說,「中國當下最重要的政治問題是什麼?」本身都存在分歧。對於施派、新儒家,和一些新左派來說,「如何重建道統,並且建立新的天下秩序?」是最關鍵的問題。對於右翼自由主義者,「如何在既有框架下擴展市場的空間,使得公民的財產得到進一步的保障?」是他們最關心的問題鳳梨酥。

Posted in 汽車借款, 當舖 | Leave a comment

女權主義者也正在團結起來對抗鳳梨酥

最後,通過煽動民族仇恨情緒,鳳梨酥這隻努力用多種方法實踐輿論操控的大手,正得意洋洋地坐享其成:一方面,以反恐為藉口的民族壓迫政策,有了強大的群眾基礎作為支持,甚至得到美國總統的種族歧視言論加持,漢民族中心主義的維穩之路將會走得更加順暢;另一方面,反穆斯林情緒和厭女症又完美結合在一起,指向了同樣反對特朗普性別歧視的中國女權主義者們。本來風馬牛不相及的「西方勢力」、「沙特勢力」、「女權霸權」、「反黨勢力」被糅合在一起,以邏輯不自洽,卻又讓人信服的方式成為攻擊中國女權主義者的武器,成為轉移、干擾中國婦女權利問題的工具。 這種精密部署的壓制,似乎漸漸組成「全球男權合謀」的局勢。幸好世界各地的女權主義者也正在團結起來對抗。女權之聲被禁言的這二十多天裏,世界各地不斷有女權主義者為其發聲,正是我們抵抗強大的反女權話語的希望。 我在《現實語境的大陸新儒家與左翼自由主義》一文裏說到,在當下的中國,左翼自由主義優勝於新儒家的點在於,左翼自由主義尊重文化多元、性別平等,並更願意通過公共理性(而非有巨大爭議的形上學預設)來討論政治與社會事務。然而,這裏面有兩個問題懸而未決鳳梨酥。

Posted in 當舖, 票貼 | Leave a comment

女權主義者鼓勵女人拜金鳳梨酥

而在5年後的今天,我們可以看見鳳梨酥:整個輿論氛圍呈現了部署良好的反民間女權計劃——首先,有意識關注女權話語的男性公共知識分子大V(著名認證賬號)們主動創作「女權婊」、「女權癌」、「中華田園女權主義者」等詞語,來污名化表達女權主義色彩話語的女權博主。他們的中心思想多為「女權主義者談女人的權利不談女人的義務」,「女權主義者鼓勵女人拜金,把窮男人踩在腳下」。 然後,出現了進一步攻擊民間女權主義話語的行為。被傳在「知乎」上因註冊了上百個假身份互相點讚刷流量而被銷號的@sven_shi 就非常典型。他發布的45條提及「女權」的微博中,大部分都表示自己的女權理念是「真女權」,而微博中其他女權主義者則是「中華田園女權」,是「偽女權」。憑藉「闢謠與真相」這個為很多網友所詬病的造謠號的影響力,他的追隨者們大量使用「偽女權」等詞彙,用網友的話來說,「非常熟練地帶節奏」,在抹黑微博上的女權主義者時「功不可沒」。 「女權主義者反黨反政權」的指控,也在2015年出現了井噴。「女權主義者沽名釣譽實質是反社會」第一次出現,是「闢謠與真相」在女權主義者葉海燕被廣西政府行政拘留的時候。而井噴期則在2015年中國「女權五姐妹」事件中。無論是《環球時報》這樣的正牌大號,還是「吐槽鬼」這樣的假扮幽默博主,都不約而同把未經檢察院起訴、未經法院審判的當事人,鳳梨酥寫成了接受境外資金後存心顛覆中國政權的反動派。

Posted in 借款, 支票借款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