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1

「粉月季」 Old Blush 花瓣明亮桃紅色

古典玫瑰__「粉月季」 「粉月季」 Old Blush 培育者:不知名之中國人士 發現者:Parsons(英國人,1793年發現) 花型:「重瓣平開型」 香味:微香 花瓣明亮桃紅色。 植株相當強健,具多花性,一莖約3~5梨花。

Posted in 借款, 支票借款 | Leave a comment

「變化莫測」Rosa chinensis Mutabilis 培育者不明

古典玫瑰__「變化莫測」 「變化莫測」 Rosa chinensis Mutabilis 培育者:不明。 來源:中國 花型:「單瓣平開型」 香味:微香 瓣色初開粉紅,盛開後逐漸轉為桃紫色。 蕊心黃,瓣數5枚。

Posted in 當舖, 票貼 | Leave a comment

能夠往中部跑當然是最好的選擇

參加自強活動–新社莊園 能夠往中部跑當然是最好的選擇  一大早溫度還是蠻低的  若是往野柳草嶺去一但下雨有小朋友的家屬保證玩不起來—-你一定知道原因                好在好在   往新社出發   心情也變的輕鬆愉快第一站—–新社莊園   全票250元   可抵100元  園內景色相當優美  人工造景的大湖泊 噴水池  小瀑布古堡建築 設計的非常有品味     加上非假日來遊玩     人潮不會太擁擠    到處走走拍拍照     可以攜家帶眷來喔

Posted in 汽車借款, 當舖 | Leave a comment

感謝原創者的辛苦

可愛的圖案 感謝感謝—-亮亮媽媽分享的可愛圖片 我好喜歡喔 ****************************************************** 感謝原創者的辛苦…讓我們有這麼可愛的圖來增加文采喔 ! LITTLE TWIN STAR

Posted in 借款, 支票借款 | Leave a comment

吉野櫻

賞櫻花-淡水天元宮 星期六… 我和papi到淡水天元宮去賞櫻花喲… 這裡的品種是吉野櫻… 很浪漫~ ———開始撿花 耍白痴囉~~~~~~~~~~~ 下圖…表演…日本妹 戴花 的表情… 下圖…表演…菜康永 戴花 的表情… 下圖…表演…菜頭先生 戴花 的表情… 下圖…表演…李登灰 戴花 的表情…

Posted in 當舖, 票貼 | Leave a comment

真是個美好的一天

爆笑英文歌教唱 今天… 我上我們班的電腦課… 想說… 教教他們唱比賽要用的英文歌… 本來要唱live的… 但是我怕怯場… 所以囉… 我就播放… 前天已經先錄好的影音給他們聽… 請點下列網址…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ZFXPUlYVzQ 不料… 大家在教室裡 都快笑到瘋了… 我還笑到流眼淚… 天底下怎麼會有那麼可愛的導師咧… 真是個美好的一天… 每個人都很開心…

Posted in 借款, 支票借款 | Leave a comment

不好意思

上班日誌(300) 哈哈~~~~我忘了那天在幹麻了 ㄎㄎㄎ 不好意思 如果被老大看到的話 又要罵人了吧!! 哈

Posted in 支票借款, 汽車借款 | Leave a comment

如果我可以早知道的話

上班日誌(301~302) 唉~~~~阿福又出錯了 難道要跟我大學那個阿福一樣~~~都要我差屁股嗎 或許中部ㄉㄚ福看到會不爽 但是 此福非彼福ㄚ~~~~ 明天會有新的進度嗎 我要表示一下我的意見嗎 手腳都被綁住~~~我怎麼展現我的實力ㄋ 好久沒有加班了 是不是輪班的前照 我不想輪班~~~~~因為~~~~你們這些人一定又要我上晚班 你們都說~~~阿福還不熟~~~上早班有 人可以給意見 ======================== 今天~~睡過頭 七點半才起床 因為 鬧鐘是震動ㄉ 我哩咧 都是昨天上課時改的啦 昏倒 害我起床後打電話去公司說~~~~我在半路上輪胎破了 不說還好 說了~~~被笑一整天~~~~哀 早知道就不說了 早知道~~~早知道~~~如果我可以早知道的話 那我不就是神了 幹麻還要上班

Posted in 當舖, 票貼 | Leave a comment

「才子之文」,豈其信哉?

水滸傳〈第十六回〉總評之一第五才子書施耐庵水滸傳卷之廿一 聖嘆外書 第十六回  花和尚單打二龍山  青面獸雙奪寶珠寺   一部書,將網羅一百八人而貯之山泊也。將網羅一百八人而貯之山泊,而必一人一至朱貴水亭、一人一段分例酒食、一人一枝號箭、一人一次渡船,是亦何以異於今之販夫之唱籌量米[1]之法也者?而以誇於世曰:「才子之文」,豈其信哉?故自其天降石碣大排座次之日視之,則彼一百八人,誠已齊齊臻臻,悉在山泊矣。然當其一百八人,猶未得而齊齊臻臻,悉在山泊之初,此時譬如大珠小珠,不得玉盤,迸走[2]散落,無可羅拾[3]。當是時,殆幾非一手、二手之所得而施設[4]也。作者於此,為之躊蹰,為之經營,因忽然別構一奇,而控扭魯、楊二人,藏之二龍,俟後樞機[5]所發,乘勢可動,夫然後衝雷破壁,疾飛而去。嗚呼!自古有云:「良匠心苦」。洵不誣也。    魯達一孽龍[6]也,楊志又一孽龍也。二孽龍同居一水,獨不虞其鬥乎?作者亦深知其然,故特於前文兩人出身下,都預寫作關西人,亦以望其有鄕里之情也。雖然,以魯達、楊志二人,而望其以鄕里為投分[7]之故,此倍難矣。以魯達、楊志二人,而誠肯以鄕里之故,而得成投分,然則何不生於關西、長於關西、老死於關西,而又必破閒[8]嚙櫪[9]而至於斯也?破閒嚙櫪以至於斯,而尚思以「關西」二字,羈[10]之使合,是猶以藕絲[11]之輕,縶[12]二孽龍,必不得之數[13]耳。作者又深知其然[14],故特提「操刀」曹正,大書為林冲之徒,曹正貫索在手[15],而魯、楊孽龍弭首帖尾[16],不敢復動。無他,天下怪物自須天下怪寶鎮之,則讀此篇者,其胡可不知林冲為禹王之金鎖[17]也?    頃我言此篇之中,雖無林冲,然而欲制毒龍,必須禹王金鎖。所以林冲獨為一篇綱領之人,亦既論之詳矣。乃今我又欲試問天下之讀《水滸》者,亦嘗知此篇之中,為止二龍,為更有龍?為止一鎖,為更有鎖?為止一「貫索奴」[18],為更有「貫索奴」耶?孔子曰:「舉此隅,不以彼隅反,則不復說」[19]。然而我終亦請試言之。 [1]唱籌量米:邊量米糧,邊高聲報數。從「唱籌量沙」轉化而來。南朝劉宋名將檀道濟伐魏,因糧食不繼而還,加上後有追兵,故軍心渙散。道濟乃利用夜晚,叫人以沙充糧,高聲報數,假裝存糧尚足。如此一來,軍心穩定,魏兵也不敢再追。 籌,音ㄔㄡˊ,計數的器具。

Posted in 相關資訊, 票貼 | Leave a comment

夫魯達一孽龍也,武松又一孽龍也

水滸傳〈第十六回〉總評之二夫魯達、楊志雙居﹙寶﹚珠寺,他日固又有武松來也。夫魯達一孽龍也,武松又一孽龍也。魯、楊之合也,則鎖之以林冲也,曹正其貫索者也。若魯、武之合也,其又以何為鎖?以誰為貫索之人乎哉?曰:而不見夫魯達自述孟州遇毒之事乎?是事也,未嘗見之於實事也,第一敘之於魯達之口,一敘之於張青之口,如是焉耳。夫魯與武即曾不相遇,而前後各各自到張青店中,則其貫索久已各各入於張青之手矣。故夫異日之有張青,猶如今日之有曹正也。[1]   曰:張青猶如曹正,則是貫索之人誠有之也,鎖其奈何?曰:誠有之,未細讀耳。觀魯達之述張青也,曰:看了戒刀吃驚。至後日張青之贈武松也,曰:我有兩口戒刀。其此物、此志也。魯達之戒刀也,伴之以禪杖;武松之戒刀也,伴之以人骨念珠,此又作者故染間色[2],以眩人目也。不信,則第觀武松初過十字坡之時,張青夫婦與之飮酒至晚,無端忽出戒刀,互各驚賞。此與前文後文悉不連屬,其為何耶?嗟乎!讀書隨書讀,定非讀書人,即亦奚怪聖嘆之以鍾期[3]自許耶?   揚志初入曹正店時,不必先有曹正之妻也。自楊志初入店時,一寫有曹正之妻,而下文遂有折本入贅等語,糾纏筆端,苦不得了,然而不得已也。何也?作者之胸中,夫固斷言以魯、楊為一雙,鎖之以林冲,貫之以曹正。又以魯、武為一雙,鎖之以戒刀,貫之以張青,如上所云矣。然而其事相去越十餘卷,彼天下之人,方且眼小如豆、即又烏能凌跨二三百紙,而得知其文心照耀,有如是之奇絕横極者乎?故作者萬無如何,而先於曹正店中,憑空添一婦人,使之特與張青店中彷彿相似,而後下文飛空架險,結撰奇觀。蓋才子之才,實有化工之能也。   魯、楊一雙,以關西通氣;魯、武一雙,以出家逗機。皆惟恐文章不成篇段耳。   讀至末幅,已成拖尾,忽然翻出何清報信一篇有哭、有笑文字,遂使天下無兄弟人讀之心傷,有兄弟人讀之又心傷,誰謂稗史無勸懲乎? [1]《水滸傳》的結構在我國長篇小說之中,是頗具特色的,這個特色就是所謂:「列傳體」。《水滸傳》的重要人物形象,多在前四十五回樹立,而塑造這些形象的主要方式就是各自為之立一篇「小傳」,如一至二回為史進傳,二至七回為魯智深傳,六至十回為林冲傳,等等。而最典型的則是〈廿二回〉至〈卅一回〉,用十回書的篇幅專寫武松一人的故事,所謂「武十回」是也。從現象上看,這樣寫確實是單篇故事的連綴,然而事實上廣大讀者總是把它看作完整的長篇。作者依靠什麼手段給予它完整性與有機性呢?…… 魯智深、楊志、武松三個人各有一篇小傳,故事跌宕曲折,初不相關,却先後同聚於二龍山中,作者也是以兩段小插曲為之聯結。 楊志失陷了生辰綱,走投無路,身無分文,由於賴酒帳遇到了林冲的徒弟曹正,一見如故,曹指點楊志來投二龍山,而魯智深先已在此,便使兩條線索聯結起來,演出了雙奪寶珠寺一場。而魯智深過十字坡中了孫二娘的蒙汗藥一段,則是為了借孫二娘把武松與魯智深的故事聯結起來。 金聖嘆把曹正、孫二娘稱作「貫索之蠻奴」,指出他們的作用在於把如同「各自千里怒龍」的魯、楊、武三人「鎖在一起」。金聖嘆就此進一步分析了這種手法的意義,他說:「一部書將網羅一百八人而貯之山泊,而必一人一至朱貴水亭、一人一段分例酒食、一人一枝號箭、一人一次渡船,是亦何以異於今之販夫之唱籌量米之法也者?而以誇於世曰:『才子之文』,豈其信哉?……作者於此,為之躊蹰,為之經營,因忽然別構一奇,而控扭魯、楊二人,藏之二龍」。這就很明白地指出了這種手法是為了解決「列傳體」造成的各條線索相互獨立的問題。「控扭」二字用得很貼切,形象地寫出作者聯結兩條線索的苦心。 請參見陳洪《金聖嘆傳論》,p196~200。

Posted in 借款, 當舖 | Leave a comment